四个时辰以后,帝辛捂着肚子身体有些虚弱的走了出来。

天知道让他一个修为已经达到天仙的人,虚弱成这样,身体里面到底排出了多少杂质。

此刻帝辛虽然修为没有丝毫变化,但自身的模样和气质都发生了天翻地覆的改变。

原本壮实的身材,明显小了一圈。

但如果掀开帝辛的衣服看,就会发现,他身体肌肉却是变得愈发显眼,整个人的身体达到了俗称的黄金比例。

帝辛感觉现在不动用修为,单凭肉身,轻轻一拳就能轰死一头牛。

“系统的这两样奖励,都让自己有了天大的造化,不知这第三样会是什么东西。”

颇有些兴奋的呢喃了一声。

只是让帝辛失望的是,这最后名字听起来最为拉风的帝王之心,系统却是并没有明确说出它的作用。

仅仅只是官方的说到,这玩意儿,以后对帝辛有大用,而且重要程度比先前的两样东西,珍贵万倍不止。

听到系统万金油的回答,帝辛却是忍不住有些不满意的撇了撇嘴,都不说明白有什么功效,你这不是相当于废话吗。

当然帝辛对于这个奖励还算是满意,也没有太过纠结。

随口朝着外面喊了一句:“孤累了。”

话语刚落,门便是被轻轻打开。

一名身上只披着薄纱闭月羞花的女子,盈盈走了过来。

娇媚的声音,仿似山泉慢慢低落,直击在人们的心房。

“大王累了,不如让妾陪大王侍寝吧。”

帝辛见到这一幕,嘴上露出一抹深深的笑意来。

大手一挥,那扇厚重的大门,便是慢慢闭上。

“大王好坏哦。”

…………

一夜悠悠流逝。

翌日一早,望着自己身旁睡得正沉的女子,帝辛脸上不禁浮现出一道笑容来。

你们以为帝辛是要起来,并不是,只见这家伙翻了一个身,又是沉沉睡去。

至于早朝神马的,那自然不在帝辛考虑的范围。

开玩笑,前世朝九晚五的日子,他已经过够了。

现在好不容易混了个皇帝来坐,结果你告诉自己要早朝,那还玩什么。

而另外一边。

望着上方空无一人的高堂,大臣们,纷纷面面相觑。

良久闻仲有些坐不住了,抓住一人的脖领便是怒声质问道。

“此距离早朝已经足足过了半个时辰了,大王呢。”

面对怒发冲冠的闻太师,那名内侍瞬间面露惊恐之色来,战战兢兢的说道。

“大王还在寝宫,下人也不敢打扰。”

“废物。”

闻仲狠狠一把把这名内侍摔在了地上。

只是即便身上五脏六腑都隐隐传来剧痛,那名内侍脸上依旧不敢有丝毫怨愤之色来,只能逃也似的灰溜溜走了。

虽然心里面依旧怨愤难平,但没办法人也打过了,总不能把帝辛从床里面拎出来揍一顿吧,闻仲只能有些焦躁的在四周踱着步。

闻仲不开心,费尤二人自然就开心了。

见此,尤浑更是壮着胆子说了一句。

“太师,何故如此,大王日理万机,我等做臣子的自然要体谅才是啊。”

听到这话,闻仲一个冷冷眼神看了过去,吓得本就是强弩之末的尤浑,瞬间低下头闭嘴不言。

“无耻小人,不要以为侥幸捡的一条狗命,便是可以在此犬吠,我闻仲虽以老,但杀你只需一掌即可。”

冷哼一声,杀气十足的说了这么一段后,闻仲便是没有在说话。

不知不觉中已经日过晌午。

朝堂之上,大臣们已经开始窃窃私语起来。

其中一名身材干瘦的老者慢慢走到了,无人胆敢接近的闻仲身旁。

令人惊讶的是,浑身上下就像是一个火药桶子一引就爆的闻仲,面对那名老者却是十分客气。

“丞相,你远道归来,却让你看笑话了,此事是我闻仲无能。”

“太师切不可如此说,你嫉恶如仇乃我大商不可缺少的支柱,奈何大王,哎……”

两个老人,相视都是忍不住长长叹了一口气。

“大王驾到。”

不过伴随着一声大喝,闻仲和比干都是忍不住把头转了过去。

眼前这一幕却是让他们目光一呆。

在他们眼中。

无数侍卫簇拥之下,中央穿着一身黑袍的帝辛,在周围铁甲森森的众多侍卫的渲染之下,显得英气十足,身上皇者之气不断涌了出来。

眼前的帝辛,甚至让闻仲都忍不住感觉都有些陌生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