三日时间一晃而过。

闻仲和比干有些面色焦急的在王宫门口踱着步。

好不容易见到一名急匆匆的内侍以后,闻仲一下抓住了那人。

“大王呢。”

“大王这几天都没有从寝宫中出来,已经整整三天了,吃饭也是让我们这些下人送去的。”

听到这话后,闻仲脑子轰的一下炸开了,面目狰狞的怒吼道。

“岂有此理,真乃昏君。”

闻仲这有感而发的一句话,却是吓得一旁的比干和内侍够呛。

“太师,还有不到两个时辰,便是女娲圣人的诞辰,必须让大王赶紧起来了。”

见着跪在地上,吓得魂不附体的内侍,比干赶忙出来打了一个圆场。

另外一边,寝宫之中。

“距离女娲宫上香,已经不足两个时辰。”

原本还在沉睡的帝辛,听到脑子里面机械的声音后,一下睁开了如墨般的瞳孔。

醒来之后,瞧着横在自己身前的藕臂,帝辛轻轻把它放下。

这三日帝辛是真的体验到了君王不早朝的乐趣了,这也让他更加坚定起一个当昏君的念头。

就在帝辛准备穿好衣服出去的时候。

然而就在这个时候,身后一道如同小猫般低语的声音突然响了起来。

“大王起来了啊,是妾子服侍不周,妾子马上为大王更衣。”

转过头见着莲姬脸上慌乱如同犯了错的孩子一般。

帝辛低头在莲姬如同白玉雕琢的脸上,亲亲吻了吻。

随即笑着摆了摆手说道:“爱妃,不用如此紧张,你劳累过度,正该好好休息,至于更衣嘛,孤又不是没有手,你就好好呆在床上休息吧,孤等等会让小丫鬟给爱妃送美食来。”

望着那个身穿黑袍英俊异常的男人,大踏步走出了寝殿里面。

莲姬这才慢慢回过神来,脑中男人温柔的话似乎还在脑子里面回响,让莲姬眼神中满是温暖。

“太师,脸色不太好,莫非是昨日没睡好。”

大殿之上,望着底下闻太师黑的就像是锅底般的脸色。

帝辛嘴角忍不住划过一丝笑容来。

这老头性子未免也太倔了一点儿吧,让帝辛忍不住想要开口逗逗他。

果不然听到帝辛的话后。

闻仲老脸上的神色更加愤怒了许多。

“哼,大王睡得倒是挺好的。”

“那是自然,孤已经好久没有睡过这么香了,不过孤能够休息的好,也是大商之福嘛。”

闻仲略显傲娇的话,让帝辛强忍住笑意,声音洪亮的说道。

闻仲:“…………”

几日不见,这货脸皮怎么又变厚了呢。

见到隐隐要爆发的闻仲,比干这个万年和事佬,赶忙出声说道。

“大王能够休息好,自然是我大商的福气,距离娲皇宫上香的时间,已经越来越短,大王就赶紧下令启程吧。”

“如你所愿,传孤的命令,摆驾娲皇宫。”

朝歌街头,无数百姓都是有些面露畏惧的瞧着,不远处那声势浩大的骑兵,自发性的让出一条道路来。

在他们无数身穿寒光森森盔甲的将士们,胯下无一正骑着一只神驹,仅仅只是慢慢的马蹄声,在众人耳朵里就像是震撼的大鼓在灵魂深处响起一般,难以想象如果真放开脚步,会有何等异像。

一直等了许久,那条声势浩大的骑兵这才慢慢走完。

见此,原本面露敬畏的百姓,一瞬间却像是换了一个人一般,有些怨愤的望着已经离开许久的骑兵,一个个小声骂道:“昏君。”

当然其实以前的帝辛,并不昏庸,仅仅只是好战,可当残暴二字。

而且这货也为百姓做了不少的好事儿,开凿运河,征服边疆,打破贵族垄断的传统。

把商汤打造的跟个铁桶似的。

不过开凿运河以及大战都死了很多百姓,百姓自然不会乐意,所以帝辛昏君暴君这个名头就算坐实了。

另外一边,闻仲此刻正在不断距离呼吸着,同骑的比干见此,也只得不断安慰他。

闻仲气愤的是,这次女娲宫上香,按照道理来说,必须单骑常场面要小,这才能显示对于圣人的尊重。

但这个昏君,对于自己的提议,却是直接否决了。

而且还大言不惭的说。

自己的功绩傲世,如果不把这些年的成果展示出去,女娲又如何能知道自己的丰功伟绩。

颠颠簸簸,也不知道过了多久。

帝辛都已经在颠簸之中慢慢睡着了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