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烤…烤了?”

闻言,比干和闻仲都是忍不住嘴角猛地一抽。

他们大王的脑回路还真是新奇无比啊。

与此同时,混沌天外。

望着这一幕,即便三清已经斩去三尸成为超脱一切的圣人,但如今脸上也是忍不住大惊失色。

“躲开了?怎么可能,帝辛不过是区区一名凡人,怎么可能躲开狼妖的附体。”

通天呆呆的呢喃了一声,这边的原始似乎是抓住了通天的把柄,老脸一沉。

“通天师弟,说你教徒无用还真是没说错,那帝辛不过是区区一名凡人,竟然还失手了,要是耽误了老师的大计,我看你截教如何能够担当得起啊。”

听到原始的风凉话后,通天心中是又气又恼,顿时吹胡子瞪眼的说道:“我截教如何,还用不着你评价,再说此封神之事,又不全然是我截教之事儿,你以为你教众那么多鸡鸣狗盗之辈,能够在此大劫之中,存留下多少人来?”

别看通天一向是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形象,但他这话,无异于诛心之论。

原始教徒比起通天来说,要少许多,但其中个个都是精英,尤其是底下的十二金仙,即便是在偌大的洪荒之中,那也是赫赫有名之辈,如今一下损失这么多人,讲道理,原始心比通天还要痛。

如此针尖对麦芒,两个岁数以着量劫来算的老头,此刻一个个却是双目通红,眼瞧着就要撸起袖子干上一场的趋势,一声道音却是瞬间炸响。

“二位,为何如此浮躁,封神之事,已成定数,谁能逆天行事,如今已有变数,原始师弟还请快出手。”

这道仿似大道开花的声音,就像是一盆凉水让原本愤怒的原始,怒气暂时平歇了。

通天转过头扫了一眼一脸无为坐在蒲团上方的道德天尊以后,心中却是愈发忿忿不平起来。

“师兄,你门下弟子却全无一人上这劳什子封神榜,你自然可以修你的无情大道,哼,想我兄弟三人开天便是同气连枝,却被小人离间分了家,我本以为这么多年过去了,你们还会有什么变化,没想到依旧是如此自私自利,如此三清不要也罢,封神大劫之时我们就各看本事就是了。”

冷眼望着二人说完,通天便是一大步跨了出去,身影慢慢消失在了混沌天之中。

被通天就差指名道姓大骂,原始心中也是有些不服气,就在他想要跟过去的时候,一双干枯的手忽然拉住了他。

“算了,由他去吧。”

这边三清再次闹崩,而女娲宫内,帝辛听到脑子里面传来的系统倒计时声音后,也是决定开始行动了。

虽说自己这一击反击对于圣人来说无关痛痒,但是帝辛却是要表面个态度,那就是不管是谁,想要算计自己,那么即便实力相差悬殊,但自己就算拼掉这条命,也要从他身上咬下一块肉走。

“大王,狼妖我已经让军士抬走了,不如咱们就走吧。”

比干和闻仲望着仔细端详女娲像的帝辛,不知为何,心中顿时感觉到十分心虚,一股不好的预感瞬间涌上心头。

闻言,帝辛并没有理会二人的话,而是在两人的目光中,大踏步往前走了两步,在比干和闻仲二人惊骇的目光中,随即一把扯下了已经重新披上纱巾的女娲像。

即便刚刚已经瞧过女娲像了,但是现在重新看,依旧是姿态万千别有一番风味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