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根据系统检测,宿主可以提取出任务奖励混沌钟便可清除女娲圣力。”

听到脑子里面略微有些机械的声音后,帝辛忽然感觉自己整个人都傻了。

刚刚自以为的英勇无畏果敢坚决,在这一句话面前忽然变得有些可笑,尤其是再想到自己刚刚那种痛彻灵魂的感觉以后,帝辛忍不住铁青着脸,咬着牙问道:“你为什么不早说。”

对于帝辛的话,系统并没有回答,弄得帝辛差点儿没忍住想要跟这家伙来个同归于尽。

“召唤奖励。”

当帝辛最后一个字落下,耳前猛地传来轰的一声,望着眼前这一幕,帝辛双眼忍不住慢慢张大。

“系统,你不要告诉我这玩意儿,就是混沌钟?”

瞧着自己面前黑漆漆满身锈渍的小钟后,帝辛嘴角猛地一抽问道。

这个传说中仅次于混沌至宝的宝物,出场方式未免也太简朴了一点儿吧,你看人家其它宝物出世的时候,不说世间震荡日月错乱,那也是天雷轰轰,你这出场未免也太寒酸了一点儿吧。

最为关键的是,自己怎么瞅这玩意儿也不像是混沌钟。

“系统你不会是随便拿了一个钟出来,就骗我是混沌钟吧。”

就在帝辛话还没说完,那个先前面相平平的小钟,突然一下朝着这边冲了过过来,那速度快到帝辛根本来不及反应,便是眼睁睁望着小钟钻进了自己体内。

“这…”

帝辛原本还一副玩世不恭的样子,瞬间变得凝重起来,不用系统说,他此刻也知道这东西,貌似有些不简单。

自己身体里先前被女娲莫名种下了一道金光,现在又来了一个钟,连个招呼也不打,又是冲了进去,这让帝辛忍不住想要吐槽,自己的身体是香饽饽吗,都上赶着要冲进来。

不过此刻已经来不及等他吐槽了,他立马盘腿坐下,想要看看这混沌钟冲进去到底想要干嘛。

在帝辛此刻的感知中,自己的身体好像就是经过了大战的余波,变得一片狼藉,而那个被自己唤醒的圣力又在哪里欢快的跳腾着。

这东西倒是挺高兴的,但帝辛却惨了,金光每一次旋转,帝辛便感觉自己体内便是传来一股剧痛。

而突然就在这个时候,那道金光不知感觉到了什么,突然一下停了下来。

即便是那东西不会说话,但帝辛仅凭直觉,却莫名觉得从金光身上传来阵阵恐慌的情绪来,就好像是一个偷跑出去玩的孩子,一转身就发现自己父母正在背后,冷冷的望着自己一样。

帝辛有些疑惑的看了过去,在金光背后,一个缩小了好几倍的迷你小铁钟赫然出现在了那里。

铁钟的样子着实算不上霸气,不仅袖珍而且样子还朴素的出奇,用句时髦的话来说,那就是蠢萌蠢萌的。

这东西,光瞧外表的话,如果帝辛不是知道它的身份,肯定不会把这玩意儿同圣人的力量,相提并论。

“看来接下来会发生一场天崩地裂的战斗了,可为什么战斗的地点是在我的体内。”

帝辛略微有些苦着脸的想到,同时也已经做好了承受剧痛的准备了。

在帝辛死死地目光中,小钟忽然慢慢朝着金光移动了过去,而原本嚣张的不可一世的金光,此刻却像是发现了什么极其恐怖的东西一样,竟然慢慢开始往后退。

“丫的,你个怂蛋,你怂什么啊,直接冲上去啊。”

见此,帝辛骂娘的心情都有了,额头上的冷汗也在不断往下滴落着,上刑场其实并没有人想象中的那样恐怖,可怕的是在上刑场之前等待的那段时间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