两个时辰以后,低头望着在自己怀中精疲力尽已经熟睡过去的莲姬,帝辛脸上的笑容开始慢慢收敛。

内视了一眼自己的身体,帝辛脸上却是忍不住浮现出根根黑线来。

在自己的身体正中央,一个迷你小钟正在不断旋转着,那副模样赫然已经把这里当成自己的家了。

见此,他心里面虽然总觉得有些不得劲,不过还是隐隐有那么一点儿兴奋。

别看这尊鼎,看起来不是那么中用的样子,但在刚刚帝辛那是真真切切感受到了鼎的强悍。

混沌鼎出手之前,那丝圣力把自己折腾的有多惨,那就不用在细说了,可是强悍不可一世的圣力,面对混沌鼎,却连丝毫可以反抗的能力都没有。

有这鼎在自己身上,即便日后真的同圣人撕破脸皮,心中也算是有那么一点儿底气。

夜悄然流逝,伴随着王城中第一声鸡鸣,漆黑的夜空中,开始翻起了一抹鱼肚白。

朝歌城中,不少民众也开始起床,不论是在什么朝代,早饭过后,民众们不可避免的便开始四五个坐在一起闲谈了起来。

不大的院子中,一个人拿出椅子,摆在了院子中央。

“哎,那个你们听说没……”

听到这人神神秘秘的话,不少人都是被吸引了过去。

“听说什么。”

见到四周同伴露出迷茫的眼神来,这可算是把那人的虚荣心好好满足了一把,随即他这才小小声的说到:“接下来我说的可是一个大秘密,一般人我是绝对不会告诉的,这消息是我一个在宫中侍卫的亲戚同我说的,你们听到了可别乱说出去,否则咱们在座的谁都跑不了……”

两炷香以后。

四周所有人的脸上都是纷纷露出了不可思议的表情来。

在那些人走后,那个人眼神闪烁了一下,忽然像是做贼一般,往着旁边院子又走了过去。

“你听说了吗?”

不一会儿,那个熟悉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。

今日对于朝歌城注定是不平凡的一日。

所有人都知道宫中那位,竟然胆大包天去亵渎女娲神像,最后被圣人赐劫,如今已经生死不知。

东宫旁,一座气势宏大写着太师府的大宅子正矗立在此处。

“混账,这消息到底是谁泄露出去的,待老夫知道非要把他千刀万剐不成。”

主厅中,所有下人都是一脸惶恐的跪倒在了地上,低下头一句话也不敢多说,生怕激怒了高台上如同发怒的雄狮一般的闻仲。

“都给我滚出去。”

见着下面整整齐齐跪着的下人,闻仲心中更烦了,一掌劈下去,面前坚硬的太师桌竟然在一瞬间被劈开成了两半,桌上整齐的切口就像是人用锯子锯开一样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